当前位置:世银资讯网社会意外身亡的8孩夫妻:十多岁打工相识,女儿11岁才补办结婚酒席
意外身亡的8孩夫妻:十多岁打工相识,女儿11岁才补办结婚酒席
2022-06-23

极目新闻记者 丁鹏

安葬完夫妻俩,这个家庭又恢复了平静。

因为身后留下八个年幼的孩子,最小的只有9个月大,江西宜春刚过而立之年的夫妻小王和小邹的意外身亡引起外界关注。

在政府的兜底下,八个孩子的生活和成长所需物质条件暂时无需担心,其家人也谢绝了外界领养的请求。但毕竟奶奶年事已高,伯伯自己还有两个孩子要养,八个孩子的未来仍然存在不可知因素。

8岁丧父,14岁出门打工,15岁遇到后来的妻子,19岁生下第一个孩子……小王如同被按了加速键的人生,在31岁时突然定格,过去十多年,打工、生孩子、养孩子成为他生命中的全部。

夫妻躺在卫生间

悲剧发生时,并无人知晓。

这是位于江西宜春袁州区竹亭镇上的一栋小楼,小王和小邹夫妻二人为了方便孩子上学,租了这套约100平方米的房子,每月租金不到300元。

村干部透露,小王夫妻将这套房子租下已经四年。分别为12岁、10岁、8岁、6岁的四个女儿,逐年住到这里,前往500米外的小学上学。

夫妻在竹亭镇租房的街道

镇外有个采沙场,工作人员龙女士(化姓)和经常前来拉沙的小王熟识。12月2日晚六七点钟,龙女士看到小王运了一车原料到采沙场,他还在和沙场几个同行谈论大货车保险的事情,觉得一年两三万的保险有些贵。他还接了妻子小邹打来的电话,并告诉妻子:“等一下回家说,这会在沙场呢。”

12月8日,送葬的人群

卸完那车沙后,小王原本打算装一车沙送到搅拌站,不知什么原因又没拉。“他说是第二天再来。”龙女士说。

但第二天龙女士没有等到小王。3日早上,几个女儿起床准备上学时,发现父母躺在卫生间内。小王的母亲得到消息时正在街上摆摊,她从法医那里得到初步鉴定,夫妻俩为一氧化碳中毒身亡。

走着哥哥的路

小王夫妻的家在竹亭镇罗布村,这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。在小王出生那个年代,家里兄弟姐妹多是常见现象,他就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,作为老幺而且是儿子,他很受宠爱。

不过,在小王8岁的时候,父亲因为意外去世。家里条件不好,母亲一个人跟人做小工,将兄妹四个抚养成人。两个姐姐没上完小学就辍学了,不到20岁就都嫁人生子,小王和哥哥也没读完初中。

小王的大姐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她13岁就开始打工赚钱了,“那时候在鞭炮厂,一个月能赚一百多块钱,够弟弟妹妹们交半年的学杂费。”

小王的哥哥则向记者出示了一张与弟弟生前的合影,那时弟弟才14岁,他带着弟弟去广东打工。照片上,小王是个稚嫩的少年,比20岁的哥哥要矮一整头。

在小王的二姐印象中,哥哥没少为弟弟操心。小王刚辍学就跟着哥哥在广东的羊毛衫厂打工赚钱,后来弟弟学厨师也是哥哥出的钱。再后来,小王都是跟着哥哥走过的路开餐馆、跑运输,赚钱养家。如今,那辆为小王跑运输养家糊口的黄色卡车,就停在离家门口不远的地方。

采沙场工作人员吴先生(化姓)表示,平时很少听小王说家里的事。拉一车沙一般也就赚两三百块钱,小王家里孩子多,“平时干活比较拼。”他们说,小王的性格比较温和,平时为人处事也好。

迟到十多年的结婚酒席

在打工路上,小王认识了后来的妻子小邹。

小王的哥哥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两人是在宜春的毛线厂打工时相识的,当时弟弟才15岁,弟媳才18岁。后来弟弟去学厨师,两人不在一个厂上班了,仍然保持着联系,最终成家走到了一起。弟媳是附近镇上的,距离罗布村有几十公里的距离。

19岁那年,小王有了第一个女儿,此后每隔两年都会有新的孩子出生,前四个都是女儿。他在外赚钱养家,妻子小邹则全身心地在家照顾孩子。第五胎终于生了一个儿子,但听力有点障碍,接下来到又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。今年春天,他们生了第八胎,终于是一个健康的儿子。

夫妻在罗布村的房子

村民李先生表示,小王夫妻俩以前一直在外地打工,回村的时候已经有四个女儿了。“我们这里的观念还是比较保守,虽然生下男孩女孩都会一样对待,但大家认为传宗接代还是要靠男孩。”村民们还说,小王夫妻去年才在镇上的酒店补办了结婚酒席,此时他们大女儿都11岁了。

记者在罗布村看到,村民们一家通常都是两个孩子,也有不少三个的,超过三个的很少,小王家的八个更是绝无仅有。

竹亭镇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小王夫妻确实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,但因为他们的家庭条件一般,处罚也无法执行。在他们生第4个孩子的时候,村委会的工作人员曾与这对夫妻沟通,让他们少生,但是小夫妻坚持要生,政府和村委会也无法作出实质性干预。

“都是王家的血脉”

八个孩子一夜之间失去父母,许多网友为他们的成长担忧,认为可以送给条件优越的人家去养,也有不少人表示了领养的意愿。

9日,极目新闻记者来到小王夫妻在罗布村的家中时,一对从浙江赶过来的中年男女刚刚离开。小王的哥哥告诉记者,他们想要领养孩子,被他拒绝了。

“我们不接受领养,更不会送孩子去福利院。现在政府给予了很大的帮助,目前我们就是需要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去照顾孩子。”王先生说,“不管是我自己的还是弟弟的,现在都是我的孩子,都是王家的血脉,绝对不会送掉。未来我将会和母亲、妻子一起照顾十个孩子。虽然可能给不了孩子们最好的教育,但是我能用农村人力所能及的方式,将孩子养育成人。”

8个孩子的两个姑姑正在给孩子们洗衣服

此时是办完丧事的第二天,小王的嫂子袁女士一边做着家务,一边照看着在院里玩耍的双胞胎侄女小六和小七,还抽空给她们拿来切好的苹果吃。她的态度和丈夫一样:“弟弟和弟媳在的时候那么辛苦,都没有把小孩送走,做伯父伯母的,更不可能把小孩送走。”袁女士表示,八个孩子已经缺少父爱母爱了,家人希望能用亲情来弥补,“我会把八个孩子当自己的小孩一样养。”

葬礼结束当晚,在当地政府的组织之下,八个孩子的伯伯、奶奶、外祖父母与村委会相关负责人等商讨了孩子们的后续抚养问题,确定了奶奶为孩子们的监护人。

孩子们的伯伯王先生表示,现在母亲肯定是不能继续摆摊了,他希望母亲能养好身体,能帮着照看孩子。

1200元×8

目前,当地政府已表示为孩子们的未来兜底。

事发后,袁州区和竹亭镇的民政部门,分别给家属送去了2万元和5000元慰问金,罗布村村委会则送去了1000元和生活物资。

为这八个孩子申请的孤儿补助也在办理中,他们每人每个月均有1200元生活费,直到18岁为止,预计下月就能领取。宜春市民政局、妇联、教育局等部门的工作人员,也于9日前往罗布村看望慰问了小王夫妻的家属,并送来了书包、零食等慰问品。

宜春市袁州区教育局表示,八个孩子在义务教育阶段可免学杂费,不用交一分钱。针对孩子们的特殊情况,也可以按政策申请补助,小学生寄宿和非寄宿生活补助分别是每年1000元和500元,初中生寄宿和非寄宿生活补助分别是每年1250元和625元。

小王的哥哥抱着8个孩子中9个月大的小男孩

竹亭镇政府一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已经将八个孩子的奶奶家列为突发困难贫困户,未来将会享受一系列在医疗、教育上的优惠。如果在未来的生活中发现有一些困难,也可以提出来,在镇政府能力范围之内的立即去解决,不能解决的也可去上级部门协调。

幼小的孩子们对此还不知情。小楼门口的路边,办丧事时用来招待亲友的桌凳还未撤掉,两岁的双胞胎姐妹正在爬上爬下玩耍,9个月大的最小男娃则在奶奶的怀里吸着奶瓶。对他们来说,这一天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。

世银资讯网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714900906